今日行程(2009年3月16日)

•16:20-18:10 CX405 Taipei to HK

•20:20-08:18(3/17) QF128 HK to Sydney

•夜宿:澳洲航空QF128班機

 

謝謝勇伯,在我提出蜜月旅行想要去艾爾斯岩,這個一般人比較不會選擇去度蜜月的地方時,他沒有任何意見的就答應了我的要求,讓我可以一償想了很久想去艾爾斯岩的心願。

我會想要去艾爾斯岩,是在我看了Bill Bryson寫的澳洲烤焦了(In a Sunburned Country)這本書,裡面有一小小的章節描述了他去艾爾斯岩遊覽的心得,其中一段提到:

 

「果然值得。

這裡要提到一點有關艾爾斯巨岩的心理狀態。當你自後抵達目的地後,通常你已經有點厭煩了。即使你與它相距有千里之遙,一天至少也會看到它個五、六次——從明信片、旅行社的海報、禮品店販售的設影集——而且 你越接近它,它的曝光率就越高。因此當你把車開到公園入口,繳交每人十五澳幣的入園費順著道路前進時,你心中早已明白,原來你不遠千里長途跋涉來看的,其實是你早已看過千百回的東西。其結果是:當你越接近這塊聞名遐邇的巨石,你的情緒是壓抑的、毫無期待的,甚至是悲觀的。

然後你看見它,你的心情立即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。

眼前,在一片令人難忘的、壯觀的空曠中,矗立著一塊莊嚴、雄偉、無與倫比的巨岩。它有一千一百五十英尺高,一點五英里長,周長五點五公里,沒有在攝影集中看到的那麼紅,但其他各方面都超出你的預期。事後我曾經和許多去過的人討論到這件事,他們幾乎都一致同意,在快接近烏奴奴時都感到身心俱疲,離開時卻都帶著難以言喻的興奮。到也不是它比預期中更大、結構更完美,或者迥異於你在心中構築的印象。恰恰相反 —— 它和你預期的一模一樣,你對它的認知與月曆或攝影集封面無關,你對這塊岩石的瞭解有更重要的依據。

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也無法明確表達你對它的熟悉 —— 一種很難說清楚的熟悉。彷彿是長久蟄伏在你記憶深處的某個沈積的角落,某個細微的DNA片段被觸動了。它是一個細微到無法察覺或解釋的動作,但是你明確的感覺到這個龐大、沈思、催眠般存在的巨石和你有著物種方面的重要關係 —— 即使是只有蝌蚪般一丁點大的關係 —— 以致你的造訪絕非偶然。」

 

就是這段話,讓我對艾爾斯岩開始有了憧憬和期待,並且在心中暗暗期許著,將來有一天,我一定要到此一遊!!

現在,我的願望終於實現,而且是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次旅行中,跟著從此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一起完成這趟旅程。

     

因為要去艾爾斯岩的旅行團很少,再加上我一點都不喜歡跟團,所以一開始就鎖定了澳洲航空的玩家自由行,但是它裡面的艾爾斯岩行程,是屬於附加行程,必須先參加一個主要行程才能下訂,所以我們就決定去雪梨爬雪梨大橋好了。

不過,原本澳洲航空的自由行行程,雪梨市五天三夜,艾爾斯岩是三天兩夜,我覺得太短了,想要多玩幾天。但是澳洲航空所報出來的續住價格太貴了,我不想要被坑,所以後來就決定續住的旅館,我自己上網去訂,同樣的旅館,跟澳洲航空訂,和我自己上網訂,價錢真的是差好多呢∼∼我自己這樣訂,我和勇伯可以省下一萬元呢,真好!!

所以我們就決定,去艾爾斯岩玩四天三夜、雪梨玩六天五夜,總共十天八夜的行程,澳洲,我們來了!!

     

3月14日晚上,結束了我們台北場的補請喜宴後,我們籌備三個月的婚事,終於可以告一段落,稍稍的鬆一口氣。15日下午去婚紗公司還了禮服之後,就開始繼續進行我們的行李打包工作,澳洲現在的天氣是夏天轉秋天,不確定到底會不會很冷,加上我們要去的艾爾斯岩是沙漠型氣候,聽說日夜溫差很大,但是又不確定白天有多熱、晚上有多冷,所以為了要帶什麼衣服,實在讓我小小的煩惱了一下。

我們的班機是16日的下午四點多起飛,所以還有一個早上可以讓我們做最後的整理,勇伯還趁空進了辦公室處理一些事,我則是還跑了趟銀行去繳信用卡費,也再回娘家拿了一些旅行要用的東西,中午則是熱了禮拜六從喜宴打包回來的剩菜,把冰箱清空了,房子再好好的整理一下,下午一點半,我們就出發去機場了。

我們要先坐國泰航空的飛機到香港轉機,最近好幾次出國,都是在香港轉機的,所以感覺對香港機場已經非常熟門熟路了,能逛的地方也都已經逛到沒有新鮮感,所以小晃一下就乖乖的到候機室去等。從香港飛雪梨的飛機,是過夜的班機,所以上了飛機吃了晚餐之後,小看一下電影,就讓自己趕快進入睡眠狀態了。

     

台北飛香港的班機

很熟悉的香港機場

在香港機場等轉機的電車

 

 

 

自拍一下

香港飛雪梨的班機

候機室無聊拍一張

     
     
     

 

 

 

 

 

 

回首頁